文苑撷英

李永刚 散文——《白露为霜》

作者: 李永刚     时间: 2021-10-10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白露为霜


1

白露为霜,这是古老的《诗经》留给我们可心可口的句子,这是秋赠予我们素洁无华的诗美。

白露,这是两个最最干净的汉字,也是最最安静的语词。我想,她该是一个纯纯的女孩的名字,清隽素朴,冷婉静美。轻轻叫一声白露,她便从叫作秋的时光里微微半斜着转过身,雅雅地回过头来,淡淡一笑,便笑成了白露的样子。

我在不近不远处,静静地凝望白露,她就在夜里,就在清早,就在安安静静属于秋的庄稼那一杆一叶上,就在经历着秋的历练和陶冶的一树一草上,就在那生于水,长于水,荣于水,枯于水,与水相伴相依、亲密无间的苍苍蒹葭上,她就在一天天走向洗练简约的叫作秋的季节里,她静静地在白,在露,在霜。

我从素朴的《诗经》里,小心翼翼地追随这只能闭目遐想的洁美雅致的境界,心中默念着这素朴纯粹、有韵有味的句子,念着念着,白露便化作了晶莹莹的霜,遍布我心的世界。


2

秋的早,是清清的那个早,是属于露的那个清早。在秋阳温暖的浸透下,霜,无语无声送走了已经有些嗖嗖的一夜清凉,等候秋日暖阳的徐徐升起,她要在秋阳的拥抱下静静地融化、升华,不知不觉化作了一珠珠晶莹莹豆粒般动人的小可爱,化作了露,她便完成了一次诗意的蝶化,她已是白露为霜的白露了。如此,她便美丽了这个秋,成为不朽的人间诗句。

秋的夜,是清清的那个凉,是属于霜的那个秋夜。在月光的明亮下,弥散在空气中的那些露,在聚拢,在集合,在凝结,她们把满心的情愫交给秋夜,让秋夜去过滤,去洗练,去结晶,不知不觉已经化作了是片是粒的晶晶莹莹的瘦冷清婉的小小的尤物了,她白,她凉,她冰,她冷,她巧,她已是白露为霜的霜了。


3

走近苍苍的蒹葭,白露便静静地居于仍是一片秋绿的叶子上。

天凉好个秋。此刻,便是凉凉的秋夜,白露已化作了霜,清冷无语,让曾经的一切荣华与热烈收敛起来,渐渐褪去旺盛和碧绿,褪去鲜亮与艳丽。苍苍的蒹葭,已成为季节独树一帜的景色,成为大地生命的标本,成为衬托白露为霜的最好的伙伴,成为绝世无双的不死的风景。

天凉好个秋。此刻,便是凉凉的秋早,霜已化作了白露,晶莹灵动,让将要谢幕的曾经的赤,曾经的橙,曾经的黄,曾经的绿,曾经的青,曾经的蓝,曾经的紫,一一拥有了纯洁雅致的滴滴的露,晶莹剔透,滚动欲滴。遍地庄稼成了无与伦比的风景,一草一木,一枝一叶都是露的居所,都是露的领地,都是露的疆域,她们互为依托,互为背景,成为天地间与生俱来的大美之境。


4

水,就在那一方,潋滟清澈,似流非流,似动非动。

伊人,就在水之旁,婷婷而立,婉婉动人。

水,属于白露为霜的秋水。

伊人,属于白露为霜的伊人。

我对着水吟诵,我就吟诵给婉婉在秋水岸边,隐隐在白露为霜之中,属于秋水的伊人。

我对着伊人吟诵,我就吟诵给秋叶漂游在水面,清冽冽的属于白露为霜的伊人的秋水。

我要吟诵的句子,便是自几千年悠悠远远的陶埙浅浅淡淡吹出来的句子——“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白露为霜”,我的心界已经满是白,满是露,满是霜了。


(陕煤总部  李永刚)



上一篇:梅方义 摄影——《大漠风光》 下一篇:宿建梅 散文——《妙妙的长发》

168体育